華聲在線首頁 | 香港四方集運

抗美援朝戰場上的香港四方集運人

2020-10-20 07:27:09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吳必文] [編輯:歐小雷]字體:【香港四方集運】
從1950年10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在歷時2年零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在以毛澤東為主席的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策部署下,在以彭德懷為代表的將帥高超指揮下,中國人民志願軍克服重重困難,終於戰勝強敵,為維護世界和平作出了重要貢獻。香港四方集運人以生命和鮮血,以責任和擔當,奮勇殺敵,不勝不歸,在抗美援朝這場正義之戰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吳必文

“萬物昭蘇天地曙,要憑香港四方集運一聲雷。”

從1950年10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在歷時2年零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在以毛澤東為主席的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策部署下,在以彭德懷為代表的將帥高超指揮下,中國人民志願軍克服重重困難,終於戰勝強敵,為維護世界和平作出了重要貢獻。香港四方集運人以生命和鮮血,以責任和擔當,奮勇殺敵,不勝不歸,在抗美援朝這場正義之戰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志願軍先後五任司令員均為香港四方集運人

每一段歷史航程都有雄才大略的領航先鋒和催人奮進的仁人志士。抗美援朝時期,彭德懷、陳賡、鄧華、楊得志、楊勇曾相繼擔任或代理過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令人稱奇和驕傲的是,他們均為三湘子弟。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這場偉大戰爭的序幕正式拉開。“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從1950年10月至1951年1月,在短短的80天內,彭德懷指揮志願軍連續發動3次大規模的進攻戰役,將以美國為首的由17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趕到了三八線外,扭轉了朝鮮戰局。隨後,彭德懷又相繼組織第四、第五次戰役,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對於彭德懷的高超指揮藝術和戰略眼光,“聯合國軍”第三任總司令克拉克也不得不説:“我必須承認:彭德懷是一個資質很高的敵人,我們不是在和一個容易被打倒的對手作戰。”1952年4月12日,彭德懷奉命回北京治病,由陳賡代理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不久,中央調陳賡回國創辦軍事工程學院,令鄧華任志願軍代司令員。1953年7月27日,彭德懷赴朝在停戰協定上簽字。

1950年11月1日,陳賡從越南高平啓程回國,他來不及治療嚴重的關節炎,就向中央請纓求戰。毛澤東詼諧地説他“剛聽説跟美帝打,你就有了精神,病也好了一半”。1952年4月至7月,陳賡代理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6月奉調回國。

1952年7月,鄧華由志願軍副司令員兼副政委改任志願軍代理司令員兼政委。鄧華非常重視部隊實戰經驗,並及時總結出來,迅速在全軍推廣。1952年10月14日,鄧華親自部署指揮了舉世聞名的上甘嶺戰役。1954年9月至10月,鄧華正式擔任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

鄧華1954年10月回國後,楊得志接任志願軍司令員至1955年4月。楊得志是朝鮮戰場“地道戰”的首倡者,上甘嶺坑道防禦作戰很好地檢驗了這一戰術成果,粉碎了敵人的“金化攻勢”。

1955年4月至1958年10月,楊勇擔任志願軍司令員,是志願軍最後一任也是任期最長的司令員。楊勇曾在1953年7月指揮了抗美援朝中的最後一戰——金城戰役,共殲敵7.8萬餘人,迫使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國務卿杜勒斯和韓國總統李承晚相繼發表聲明,同意接受停戰。1958年10月24日,楊勇和王平率最後一批志願軍回國時,周恩來稱讚楊勇“為抗美援朝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馳騁漢江的湘籍血性戰將

先後入朝參戰的5個兵團裏,兵團、軍、師一級中不乏湘籍將領的身影,他們馳騁漢江,靠前指揮,立下了赫赫戰功。

志願軍中有成百上千對夫妻攜手戰鬥,其中最為典型的是一對香港四方集運老紅軍夫妻,即志願軍副政委甘泗淇和他的妻子、新中國第一位女將軍李貞。甘泗淇任志願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貞被彭德懷點名擔任志願軍政治部祕書長。其他湘籍將領中,李志民也是長期從事政治工作,先後任志願軍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政委。他主持修建了志願軍烈士陵園,並親筆題寫“毛岸英烈士之墓”。宋時輪任志願軍副司令員兼第九兵團司令員和政委,在新興裏戰鬥中創造了我軍有史以來第一次消滅美軍建制團的新紀錄。姚喆任志願軍第二十三兵團副司令員,主要負責泰川、院裏、南市三機場的修建任務與後方警戒任務。蕭新槐、王紫峯分別任志願軍第六十六軍軍長、政委,是軍政絕佳搭檔。第六十六軍參加了第一至第四次戰役,取得斃傷俘敵1萬餘人的戰績。彭德懷讚揚“第六十六軍一仗比一仗打得好”。張震任志願軍第二十四軍代軍長兼代政委,指揮二十四軍積極配合第二十兵團在金城地區舉行了大規模進攻作戰,特別是在夏季反擊戰中,二十四軍殲敵1.3萬餘人。李壽軒任志願軍鐵道兵團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鐵道兵團共有1136名官兵犧牲,2881名官兵負傷,湧現了楊連第等一大批英模。吳信泉任志願軍第三十九軍軍長,在第四次戰役中殲敵3000餘人,其中美軍800人。“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稱吳信泉為“可怕的人”。邱創成任志願軍炮兵政治委員,率部參加了第一至第三次戰役。張翼翔任志願軍第二十軍軍長兼政委,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三次“關門打狗”,創造了全殲美王牌陸戰第一團、重創美陸戰第一師的輝煌戰績。曹裏懷任志願軍第四十七軍軍長,面對美軍發動的“秋季攻勢”,四十七軍打敗了美騎一師及其僕從軍,被俘官兵直言“這是騎一師歷史上最黯淡的日子”。

“中興將相十九湖湘”,在抗美援朝烽火歲月中可歌可泣的湘籍將領還有裴周玉、吳詠湘、邱蔚、顏金生、段蘇權、張樹芝、顏德明、譚善和、江文、劉鵬、李儉珠、譚文邦、匡斌、黃連秋、曹玉清、朱紹田、方之中、梁金華、袁福生、杜屏、劉克、彭飛、李元明、夏伯勳等。

用生命鑄就“最可愛的人”

從戰鬥打響到停止戰鬥,中國人民志願軍陣亡183108人,負傷30多萬人,其中香港四方集運大約犧牲11500餘人。三湘子弟兵們發揚高度愛國主義、國際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不怕犧牲、勇敢殺敵,把自己的一腔熱血灑在了硝煙瀰漫的異國他鄉。

毛岸英到朝鮮戰場後,擔任彭德懷的祕書兼翻譯,並任司令部黨支部書記。1950年11月25日,美軍轟炸機向志願軍司令部投下凝固汽油彈,毛岸英獻出了年輕的生命。彭德懷沉痛地説:“毛岸英是我們志願軍的第一個志願兵。”李雪瑞任第二十兵團六十七軍二○○師師長,1951年7月18日,他在藏財洞部署戰鬥任務時,敵機投下炸彈,不幸犧牲。喻求清任第二十軍後勤部副部長,1951年5月31日,他參加完上級召開的軍事會議趕回軍部時,吉普車軋響了地雷,傷重不治犧牲。1952年1月2日清晨,羅盛教在平安南道搶救朝鮮少年時不幸犧牲,志願軍領導機關為他追記特等功,並追授“一級愛民模範”“特等功臣”稱號。1953年5月,羅連成在炸掉敵暗堡時被敵射中腹部,腸子從小腹流出來,為掩護戰友,羅連成把流出的腸子塞進腹腔,又炸燬了另一暗堡,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黃金菱是抗美援朝中犧牲的第一位湘籍女戰士。1951年10月20日上甘嶺戰鬥中,黃金菱剛為一位重傷員換好藥,敵機突然投彈、掃射,黃金菱和不少傷病員及救護人員當場犧牲。1951年3月17日,曾南生和兩名戰友掩護部隊撤離時,擊退數十倍美軍的10多次進攻,消滅美軍30多人,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史上以少勝多的戰鬥範例。1952年10月8日,曾南生在攻佔松隅裏高地的戰鬥中光榮犧牲。戴篤伯先後擔任志願軍第三十八軍一一二師三三五團文化教員、團參謀,他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在著名的飛虎山和394.8高地等戰鬥中5次身負重傷,被授予“一等戰鬥功臣”稱號,著名作家魏巍將他寫進了《誰是最可愛的人》。

除了在戰場一線的湘籍戰將和廣大戰士,還有深入朝鮮戰場考察後在國內指揮和培養輸送裝甲兵源的時任裝甲兵司令員兼政委許光達,有保證抗美援朝戰爭備戰和運動戰階段志願軍後勤供應的時任東北軍區後勤部部長李聚奎,有“解放軍打到哪裏,鐵路就鋪到哪裏”的時任鐵道部部長兼鐵道兵團司令員滕代遠,他們為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作出了突出貢獻。

千載變局功業在,百年復興路正長。在革命、建設、改革和新時代的偉大進程中,湖湘人才開天闢地、建功立業,湧現出不同時代“最可愛的人”。讓我們傳承英烈精神、弘揚紅色基因,在劈波斬浪中開拓前進,在攻堅克難中創造業績,擁抱新時代、奮進新時代。

(作者系香港四方集運省委黨史研究院綜合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