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塑行動起來|難點:管住塑料袋,幾大“攔路虎”待解

2020-10-25 08:57:44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和婷婷 彭叢梅] [編輯:印奕帆]
字體:【香港四方集運】

可降解產品成本高、塑料製品標識標準難辨、塑料廢品回收難

管住塑料袋,幾大“攔路虎”待解

10月16日,長沙四方坪農貿市場內,菜攤上懸掛的白色塑料袋十分醒目。 實習生 彭叢梅 攝

農貿市場裏,每個攤位前都掛着一堆塑料袋,幾頭蒜裝一袋,一把小白菜裝一袋,買一趟菜下來,用上十來個塑料袋很平常;生鮮電商上買個菜,各種蔬菜被塑料網套、保鮮膜、塑料盒等包裹得嚴嚴實實……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農貿市場,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出現反彈。同時,外賣、生鮮電商成為塑料製品使用大户。

“限塑”12年,塑料製品為何仍在頻繁被使用?相關專家、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替代品價格高是一個主要原因。記者瞭解到,可生物降解材料受市場規模等因素影響,目前成本仍較高。此外,“限塑令”難落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執行難,需要相應的執法支持。 ■三湘都市報·華聲在線記者 和婷婷 實習生 彭叢梅

市場

免費塑料袋仍“受寵”

生鮮電商塑料製品用量大

長沙的很多農貿市場內,每個攤位前都掛着一堆塑料袋,紅的、綠的、白的,顏色十分醒目。市民買一趟菜下來,用上十來個塑料袋並不稀奇。在大型商超內,雖然收銀台的塑料購物袋為有償使用,但是蔬菜、水果、肉類等食材還是由超市免費提供的平卷塑料袋包裝。

塑料袋的使用場景不止是農貿市場和商超。隨着居民消費場景的日益豐富,特別是新冠疫情開始後,眾多居民每天足不出户線上買菜購物,商家送貨上門。“原來超市、商場收費的購物塑料袋,線上交易就免費贈送,線上訂單數量的增長伴隨着一次性塑料製品的消費量增多。曾經的限塑管理渠道更加凸顯力不從心,單純的價格槓桿已經很難控制眾多的消費角落。”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長沙市塑料污染防治及產業發展》調研課題組負責人、長沙環保學院教授沈華説。

沈華介紹,在物流配送、餐飲外賣等領域,雖然廣泛宣傳減少一次性用品特別是塑料製品使用,可經過調研發現,包裝的好壞直接影響訂單數量。“據外賣領域的負責人介紹,包裝費用基本是由顧客承擔,餐盒價格只要不是太高,從食品安全等多方面考慮,顧客還是願意儘量包裝。目前塑料材質的包裝約佔包裝材質的80%。”

觀點1

懸殊的價格和產能差距

“上述塑料製品的廢棄物,除長沙黃興海吉星國際農產品物流園的白色泡沫箱有部分回收外,其他大部分低值塑料廢棄物均進入了我市黑麋峯垃圾填埋場填埋或是焚燒處理。塑料廢棄物的處理處置手段單一、成本高;循環利用的產業鏈尚未形成。”沈華説。

沈華告訴記者,目前長沙及周邊的株洲、岳陽等地區,塑料包裝生產企業所用原料多為不可自然降解的塑料,長沙市尚無嚴格意義上的可生物降解塑料產品投放市場。

“從行業來看,單考慮採購成本,目前可生物降解的購物袋對比普通的聚乙烯購物袋,價格至少要高5倍;從國內大的生產廠家來看,單指可降解購物袋,具有國家認可檢測機構出具檢測報告的生產廠家屈指可數。”長沙市零售商業行業協會執行祕書長彭遙義告訴記者,採購成本高、符合條件的生產企業少是普遍存在的問題。

據介紹,2019年我國可生物降解的替代品產能不到100萬噸,同期全國塑料製品行業彙總統計企業累計完成不可降解塑料產量8184.17萬噸。懸殊的價格對比和產能差距是影響“限塑令”實施效果的一道難題。

“經過我們的調研,省內現有塑料包裝製品生產企業,若轉產生產可生物降解的包裝材料(如PLA等),不僅受原料來源和產品價格的制約,還涉及生產工藝、生產設備、可降解材料的性能(穩定性差,耐高温、韌性、加工的適應性等)等影響。如我們調研過的一家位於株洲的生產PLA(聚乳酸)新型生物降解包裝材料的企業,發現他們不僅產品價格高、產品生產能力有限,而且目前主要投放歐盟市場,產品部分原料還需進口。”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周儆表示,短時期省內企業轉型升級受原料價格、來源、技術及產品性能、市場銷路等制約困難重重。

觀點2

塑料種類多,標準傻傻分不清

此外,“限塑令”難落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執行難,需要相應的執法支持。

彭遙義表示,在二級批發市場、農貿集市及流動售貨攤販,一次性塑料包裝用品的使用多處於無序狀態;長沙確實有很多農貿市場及小商販,特別是地攤經濟興起後,隨處可見塑料袋,這些區域屬於管理的真空地帶,管理和規範的難度較大。而且,全國各地在“限塑令”的具體執行層面都暫未發佈具體的執行細則,政策有待進一步明確。

據湖南省標準化協會和相關專業協會介紹,塑料為高分子聚合物,常見的種類可達20多種且分類難度大,現有的國家和地方標準中,不可降解的塑料標準多,可降解的塑料標準定義寬泛。專業人員憑感官難以識別,普通百姓就更加難以辨識和區分(如:PP、PE、PVC、PLA等)。同時,還缺乏滿足市場需求的禁止、限制或推薦使用的塑料包裝製品(如塑料袋)或替代品的標識標準。

“如果沒有嚴格的執法,對一些違規使用超薄塑料袋商家缺乏有效的處理措施,那有償使用塑料袋只是給商家增加了收入。”彭遙義説。

觀點3

低值塑料廢品回收難

“在對生活垃圾分類回收處理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一次性的塑料袋總是摻雜在各類型垃圾裏面,是生活垃圾分類後還需再次挑選出來的一類垃圾。”湖南綠動資源循環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潔説。

據悉,塑料袋經過挑選出來後,可進入塑料廠進行造粒處理再循環利用。但是,在分類回收環節,塑料袋由於被用於包裝各種物品,導致塑料袋沾染性嚴重,且塑料袋佔用空間大,運輸成本高,而回收價值並不高,因此導致塑料袋的回收利用率低,只有極少部分被用於包裝可回收垃圾的塑料袋去到了可回收利用體系中,才會被回收員單獨分類處理進入後端處理端進行循環利用。

此外,回收企業還受場地、資金、環保、消防等多方制約,生存困難。而以廢塑料為原料的再生塑料製品企業則面臨原料短缺的情況,還需要從省外購進廢塑料做原料。

鏈接

平卷塑料袋

消耗量不降反升

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長沙市塑料污染防治及產業發展》調研課題組負責人、長沙環保學院教授沈華告訴記者,長沙市實施“限塑令”以後,雖然在大型的超市、商場採取了有償使用塑料袋,刺激顧客自帶環保袋去購物,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塑料袋的使用量,但超市、商場內提供生鮮食品包裝的平卷塑料袋(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超薄型,顧客可自取無提手塑料袋)消耗量不降反升,而這類塑料包裝袋不向顧客收費多為一次性使用。

“‘限塑令’希望通過有償使用塑料袋制度提高公眾環保意識、減少或限制塑料袋的使用。12年過去了,塑料以其優良的性能和價格優勢仍佔據流通和消費等環節包裝材料的主導地位。”沈華説。

今日熱點
焦點圖